内容詳情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南唐後主李煜,作為君主,他是好聲色,不恤政事;作為亡國之君,他的際遇令人憐憫;作為詞家,他後期的作品足以讓人心痛到流淚。清朝大詩人郭磨在《南唐雜詠》中有首詩憑吊李煜,寫道:“作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作君王。”這大概是後人對李煜個人評價中,最具概括性的精準評價。

台灣學者柏楊先生說:“南唐皇帝李煜先生詞學的造詣,空前絕後,用在填詞上的精力,遠超過用在治國上。”

開國領袖毛主席這樣評價李煜:“南唐李後主雖多才多藝,但不抓政治,終于亡國。”又評:“知識分子型的皇帝沒有出息。”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李煜《虞美人》原文: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隻是朱顔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注釋】

《虞美人》:詞牌,原為唐教坊曲,初詠項羽寵姬虞美人,以為名。又稱作《一江春水》、《玉壺水》、《巫山十二峰》等

了:結束。

故國:詩中指南唐故都金陵(今南京)。

砌:台階。

朱顔:少女的代稱,這裡指以前的南唐宮女。

君:對他人的尊稱,這裡是作者自稱。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賞析】

李煜(937年―978年),南唐最後一位國君,世人以南唐後主或李後主稱之。其父為南唐中主李璟,也是一位詞家。宋太祖開寶八年(975年),南唐兵敗,李煜降宋,被挾至汴京,宋太祖授其右千牛衛上将軍,封違命侯。太平興國三年(978年),李煜死于汴京,追贈太師,追封吳王。李煜藝術才華卓絕,工書法,善繪畫,精音律,詩文都有較高的造詣,尤其詞的成就最高,被譽為“千古詞帝”,對後世影響很大。

相傳《虞美人》是李煜的絕命詞。此詞作成後,李煜命歌妓作樂唱之,太祖聞後大怒,賜其毒酒,緻其死。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這是一首亡國之君的哀歌,全詞雖詞藻華麗,卻通俗流暢,明白如話。上片四句加過片兩句共六句,用大篇幅的語言,訴說自己作為亡國之君對故國強烈的思念。“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開篇即以君主淪為階下囚的悲哀心态,表達此等時光的難捱。後句既是承接前句感歎春花浪漫、秋月高潔的年年輪回,無休無止,令人生厭,又是啟動後句“小樓昨夜又東風”的引子。因此“往事知多少”用在此處,非常巧妙。三四句,“又東風”,表明李煜欲了結往事的希望破滅了,因為新的一年又來了。“故國”句,赤裸裸地表達因自己的錯誤緻使國家滅亡的悔恨,以及悔恨之餘對故國更加強烈的思念。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過片“雕欄”句,用亡國前後滄海桑田般的變化、反差,來加深對亡國的悔恨和故國的思念,物是人非,對此怎能不讓人落淚。前面所有對故國思念的渲染,如萬涓成水一般彙聚成最後一句千古絕唱:“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流”。此句用自問自答的手法,更顯詩人的孤獨和凄涼。春水的湧流在常人看來是歡快的,而在李煜這裡,卻變成了哀愁的載體,變成李煜心中奔湧不息的悲哀和憂愁,讀來令人色變。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曆代名人評價:

清代陳廷焯《雲韶集》:一聲恸歌,如聞哀猿,嗚咽纏綿,滿紙血淚。

近代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感懷故國,悲憤已極。起句,追維往事,痛不欲生! 滿腔恨血,噴薄而出,誠《天問》之遺也。“

明代卓人月《古今詞統》:隻一“又”字,宋元以來抄者無數,終不厭煩。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再附三首李煜詞,如果你能讀完而不摧心,說明你已修到百毒不侵了。

《相見歡》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一聲歎息: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做君王,中國頂尖詩詞欣賞

《浪淘沙令》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

别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