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紹
蘇轼 朝代:宋代
蘇轼(1037-1101),北宋文學家、書畫家、美食家。字子瞻,号東坡居士。漢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頂山市郏縣)。一生仕途坎坷,學識淵博,天資極高,詩文書畫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與歐陽修并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藝術表現獨具風格,與黃庭堅并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世有巨大影響,與辛棄疾并稱蘇辛;書法擅長行書、楷書,能自創新意,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與黃庭堅、米芾、蔡襄并稱宋四家;畫學文同,論畫主張神似,提倡“士人畫”。著有《蘇東坡全集》和《東坡樂府》等。
生平

公元1037年1月8日,蘇轼生于眉州眉山。蘇轼的父親蘇洵,即《三字經》裡提到的“二十七,始發奮”的“蘇老泉”。蘇洵發奮雖晚,但用功甚勤。蘇轼晚年曾回憶幼年随父讀書的狀況,感覺自己深受其父影響。當然,假若沒有蘇洵的發奮讀書,也就不可能使蘇轼幼年接受良好的家教,更不能年未及冠即“學通經史,屬文日數千言”,也更不可能有日後的文學成就。

  1056年(嘉祐元年),虛歲二十一的蘇轼首次出川赴京,參加朝廷的科舉考試。翌年,他參加了禮部的考試,以一篇《刑賞忠厚之至論》獲得主考官歐陽修的賞識,卻因歐陽修誤認為是自己的弟子曾鞏所作,為了避嫌,使他隻得第二。

  1061年(嘉祐六年),蘇轼應中制科考試,即通常所謂的“三年京察”,入第三等,為“百年第一”,授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判官。其母在家鄉病故,1069年(熙甯二年)服滿還朝,仍授本職。蘇轼的許多師友,包括當初賞識他的恩師歐陽修在内,因反對新法與新任宰相王安石政見不合,被迫離京。朝野舊雨凋零,蘇轼眼中所見,已不是他二十歲時所見的 “平和世界”。

  1079年(元豐二年),蘇轼到任湖州還不到三個月,就因為作詩諷刺新法、以“文字毀謗君相”的罪名入獄,史稱“烏台詩案”。

  蘇轼坐牢103天,幾次瀕臨被砍頭的境地。幸虧北宋時期在太祖趙匡胤年間既定下不殺士大夫的國策,蘇轼才算躲過一劫。

  元豐七年(1084年),蘇轼離開黃州,奉诏赴汝州就任。由于長途跋涉,旅途勞頓,蘇轼的幼兒不幸夭折。汝州路途遙遠,且路費已盡,再加上喪子之痛,蘇轼便上書朝廷,請求暫時不去汝州,先到常州居住,後被批準。當他準備要南返常州時,神宗駕崩。常州一帶水網交錯,風景優美。他在常州居住,既無饑寒之憂,又可享美景之樂,而且遠離了京城政治的紛争,能與家人、衆多朋友朝夕相處。于是蘇東坡終于選擇了常州作為自己的終老之地。

  哲宗即位,高太後以哲宗年幼為名,臨朝聽政,司馬光重新被啟用為相,以王安石為首的新黨被打壓。蘇轼複為朝奉郎知登州(蓬萊)。四個月後,以禮部郎中被召還朝。在朝半月,升起居舍人,三個月後,升中書舍人,不久又升翰林學士知制诰(為皇帝起草诏書的秘書,三品),知禮部貢舉。

  當蘇轼看到新興勢力拼命壓制王安石集團的人物及盡廢新法後,認為其所謂舊黨與新黨不過一丘之貉,再次向皇帝提出谏議。

成就
文學

蘇轼的文學觀點和歐陽修一脈相承,但更強調文學的獨創性、表現力和藝術價值。他的文學思想強調“有為而作”,崇尚自然,擺脫束縛,“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他認為作文應達到“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但常行于所當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橫生”(《答謝民師推官書》)的藝術境界。蘇轼散文著述宏富,與韓愈、柳宗元和歐陽修三家并稱。文章風格平易流暢,豪放自如。

  釋德洪《跋東坡(左忄(xīn)右允)池錄》說:“其文渙然如水之質,漫衍浩蕩,則其波亦自然成文。”蘇轼與歐陽修并稱“歐蘇”,是“唐宋八大家”之一。

  蘇轼是繼歐陽修之後主持北宋文壇的領袖人物,在當時的作家中間享有巨大的聲譽,一時與之交遊或接受他的指導者甚多,北宋文學家黃庭堅、秦觀、晁補之和張耒都曾得到他的培養、獎掖和薦拔,故稱蘇門四學士。蘇門四學士和陳師道、李廌六人并稱蘇門六君子。

  其《題柳子厚詩》雲:“詩須要有為而作……好奇務新,乃詩之病。”其《答喬舍人啟》亦雲:““文章以華采為末,而以體用為本”主張詩要有為,以“體用”為文之根本。在《答王庠書》中又說:“儒者之病,多空文而少實用。”

  其詩《送李公恕赴阙》說自已的詩文是“雜以嘲諷究詩騷”。《宋史》也說他作詩是“以詩托諷,庶幾有補于國”,這都說明他是在有意繼承風、騷的諷喻傳統。

  他在《答毛滂書》中也說:“文章如金玉,各有定價,先後進相汲引,因其言以信于世,則有之矣。至其品目高下,蓋付之衆口,決非一夫所能抑揚。”

詩詞

  蘇轼的詩現存約兩千七百餘首,其詩内容廣闊,風格多樣,而以豪放為主,筆力縱橫,窮極變幻,具有浪漫主義色彩,為宋詩發展開辟了新的道路。葉燮(字星期)《原詩》說:“蘇轼之詩,其境界皆開辟古今之所未有,天地萬物,嬉笑怒罵,無不鼓舞于筆端。”趙翼《瓯北詩話》說:“以文為詩,自昌黎始,至東坡益大放厥詞,别開生面,成一代之大觀。……尤其不可及者,天生健筆一枝,爽如哀梨,快為并剪,有必達之隐,無難顯之情,此所以繼李、杜後為一大家也,而其不如李、杜處亦在此。”其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在藝術表現方面獨具風格。少數詩篇也能反映民間疾苦,指責統治者的奢侈驕縱。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代很有影響。《念奴嬌·赤壁懷古》、《水調歌頭·丙辰中秋》傳誦甚廣。詩文有《東坡七集》等。蘇轼的詞現存三百四十多首,沖破了專寫男女戀情和離愁别緒的狹窄題材,具有廣闊的社會内容。蘇轼在我國詞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他将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精神,擴大到詞的領域,掃除了晚唐五代以來的傳統詞風,開創了與婉約派并立的豪放派,擴大了詞的題材,豐富了詞的意境,沖破了詩莊詞媚的界限,對詞的革新和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名作有《念奴嬌》、《水調歌頭》等,開豪放詞派的先河,與辛棄疾并稱“蘇辛”。劉辰翁在《辛稼軒詞序》說:“詞至東坡,傾蕩磊落,如詩,如天地奇觀。”

  首先,在題材上,前期的作品主要反映了蘇轼的“具體的政治憂患”,而後期作品則将側重點放在了“寬廣的人生憂患”,嫉惡如仇,遇有邪惡,則“如蠅在台,吐之乃已”。其行雲流水之作引發了烏台詩案。黃州貶谪生活,使他“諷刺的苛酷,筆鋒的尖銳,以及緊張與憤怒,全已消失,代之而出現的,則是一種光輝溫暖、親切寬和的識諧.醇甜而成熟,透徹而深入。”

  其次,在文化上,前期尚儒而後期尚道尚佛。

  前期,他有儒家所提倡的社會責任,他深切關注百姓疾苦; 後期,尤其是兩次遭貶之後,他則更加崇尚道家文化并回歸到佛教中來,企圖在宗教上得到解脫。他深受佛家的“平常心是道”的啟發,在黃州惠州儋州等地過上了真正的農人的生活,并樂在其中。

  第三,在風格上,前期的作品大氣磅礴、豪放奔騰如洪水破堤一瀉千裡;而後期的作品則空靈隽永、樸質清淡,如深柳白梨花香遠益清。

  就詞作而言,縱觀蘇轼的三百餘首詞作,真正屬于豪放風格的作品卻為數不多,據朱靖華先生的統計類似的作品占蘇轼全部詞作的十分之一左右,大多集中在密州徐州,是那個時期創作的主流。這些作品雖然在數量上并不占優勢,卻着實反映了那段時期蘇轼積極仕進的心态。而後期的一些作品就既有地方人情的風貌,也有娛賓遣興,秀麗妩媚的姿采。諸如詠物言情、記遊寫景、懷古感舊、酬贈留别,田園風光、談禅說理,幾乎無所不包,絢爛多姿。而這一部分占了蘇轼全詞的十之八九左右,其間大有莊子化蝶、物我皆忘之味。至此,他把所有的對現實的對政治的不滿、歇斯底裡的狂吼、針尖麥芒的批判全部驅逐了。其題材漸廣,其風格漸趨平淡緻遠。

書法

  蘇轼還擅長行、楷書,與黃庭堅、米芾、蔡襄并稱“宋四家”。他曾遍學晉、唐、五代名家,得力于王僧虔、李邕、徐浩、顔真卿、楊凝式,而自成一家 ,自創新意。 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 自雲:“我書造意本無法”;又雲:“自出新意,不踐古人。” 黃庭堅說他:“早年用筆精到,不及老大漸近自然”;又雲:“到黃州後掣筆極有力。”晚年又挾有海外風濤之勢,加之學問、胸襟、識見處處過人,而一生又屢經坎坷,其書法風格豐腴跌宕,天真浩瀚,觀其書法即可想象其為人。

  人書并尊,在當時其弟兄子侄子由、邁、過,友人王定國、趙令畤均向他學習;其後曆史名人如李綱、韓世忠、陸遊,以及的吳寬,清代的張之洞,亦均向他學習,可見影響之大。黃庭堅在《山谷集》裡說:“本朝善書者,自當推(蘇)為第一。”

  《黃州寒食帖》是蘇轼行書的代表作。這是一首遣興的詩作,是蘇轼被貶黃州第三年的寒食節所發的人生之歎。詩寫得蒼涼多情,表達了蘇轼此時惆怅孤獨的心情。此詩的書法也正是在這種心情和境況下,有感而出的。通篇書法起伏跌宕,光彩照人,氣勢奔放,而無荒率之筆。《黃州寒食詩帖》在書法史上影響很大,洋溢着起伏的情緒。元朝鮮于樞把它稱為繼王羲之《蘭亭序》、顔真卿《祭侄稿》之後的"天下第三行書"。 是蘇轼書法作品中的上乘。

  《黃州寒食詩帖》彰顯動勢,洋溢着起伏的情緒。詩寫得蒼涼惆怅,書法也正是在這種心情和境況下,有感而出的。通篇起伏跌宕,迅疾而穩健,痛快淋漓,一氣呵成。蘇轼将詩句心境情感的變化,寓于點畫線條的變化中,或正鋒,或側鋒,轉換多變,順手斷聯,渾然天成。其結字亦奇,或大或小,或疏或密,有輕有重,有寬有窄,參差錯落,恣肆奇崛,變化萬千。

  因為有諸家的稱賞贊譽,世人遂将《寒食帖》與東晉王羲之《蘭亭序》、唐代顔真卿《祭侄稿》合稱為“天下三大行書”,或單稱《寒食帖》為“天下第三行書。”還有人将“天下三大行書”作對比說:《蘭亭序》是雅士超人的風格,《祭侄帖》是至哲賢達的風格,《寒食帖》是學士才子的風格。它們先後媲美,各領風騷,可以稱得上是中國書法史上行書的三塊裡程碑。

  蘇轼晚年用筆沉着,早期書法代表作為《治平帖》,筆觸精到,字态妩媚。中年代表作為《黃州寒食詩帖》此詩帖系元豐五年(1082年)蘇轼因為烏台詩案遭貶黃州時所寫詩兩首。詩句沉郁蒼涼又不失曠達,書法用筆、墨色也随着詩句語境的變化而變化,跌宕起伏,氣勢不凡而又一氣呵成,達到“心手相暢”的幾近完美的境界。所以元朝鮮于樞把它稱為繼王羲之《蘭亭序》、顔真卿《祭侄稿》之後的“天下第三行書”。晚年代表作有行書《洞庭春色賦》、《中山松醪賦》等,此二賦以古雅勝,姿态百出而結構緊密,集中反映了蘇轼書法“結體短肥”的特點。其最晚的墨迹當是《與謝民師論文帖》(1100年)。

  其代表作有《黃州寒食詩帖》、《天際烏雲帖》、《洞庭春色賦》、《中山松醪賦》、《春帖子詞》、《愛酒詩》、《寒食詩》、 《蜀中詩》、《人來得書帖》、《答謝民師論文帖》、 《江上帖》、《李白仙詩帖》、 《次韻秦太虛詩帖》、 《渡海帖》、《祭黃幾道文卷》、《梅花詩帖》、《前赤壁賦》、《東武帖》、《北遊帖》、《新歲展慶帖》、 《寶月帖》、《令子帖》、《緻南圭使君帖》、《次辯才韻詩》、《一夜帖》、《宸奎閣碑》、《緻若虛總管尺牍》、《懷素自序》等。蘇轼的書法,後人贊譽頗高。最有發言權的莫過于黃庭堅,他在《山谷集》裡說,“本朝善書者,自當推(蘇)為第一”。

繪畫

  蘇轼在繪畫方面畫墨竹,師文同(即文與可),具掀舞之勢。米芾說他“作墨竹,從地一直起至頂。餘問:何不逐節分?曰:竹生時,何嘗逐節生?”亦善作枯木怪石。 米芾又雲:“作枯木枝幹,虬曲無端;石皴硬,亦怪怪奇奇無端,如其胸中盤郁也。”均可見其作畫很有奇想遠寄。其論書畫均有卓見,論畫影響更為深遠。如重視神似,認為“論 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主張畫外有情,畫要有寄托,反對形似,反對程式束縛,提倡“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并明确提出“士人畫”的概念等,高度評價“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藝術 造詣。為其後“文人畫”的發展奠定了理論基礎。存世書迹有《黃州寒食詩》、《赤壁賦》、《答謝民師論文》與《祭黃幾道文》、《前赤壁賦》等。存世畫迹有《古木怪石圖卷》、《潇湘竹石圖卷》也是他的作品。

  蘇轼在才俊輩出的宋代,在詩、文、詞、書、畫、修心、悟道、自然辟谷等許多方面均取得了登峰造極的成就。是中國曆史上少有的文學和藝術天才。

相關作品 全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