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紹
李白 朝代:唐代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後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于西域碎葉城,4歲再随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餘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生平
年少有為

李白少年時代的學習内容很廣泛,除儒家經典、古代文史名著外,還浏覽諸子百家之書,并“好劍術”(《與韓荊州書》)。他很早就相信當時流行的道教,喜歡隐居山林,求仙學道;同時又有建功立業的政治抱負,自稱要“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願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靖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一方面要做超脫塵俗的隐士神仙,一方面要做君主的輔弼大臣,這就形成了出世與入世的矛盾。但積極入世、關心國家,是其一生思想的主流,也是構成他作品進步内容的思想基礎。李白青少年時期在蜀地所寫詩歌,留存很少,但像《訪戴天山道士不遇》《峨眉山月歌》等篇,已顯示出突出的才華。

辭親遠遊

  開元十三年(公元725年),李白出蜀,“仗劍去國,辭親遠遊”。他乘舟沿江出峽,漸行漸遠,家鄉的山巒逐漸隐沒不可辨認了,隻有從三峽流出的水仍跟随着他,推送着他的行舟,把他要送到一個陌生而又遙遠的城市中去。

  讓李白想不到的是在江陵會有一次不平凡的會見,他居然見到了受三代皇帝崇敬的道士司馬承祯。天台道士的司馬承祯不僅學得一整套的道家法術,而且寫得一手好篆,詩也飄逸如仙。玄宗對其非常尊敬,曾将他召至内殿,請教經法,還為他造了陽台觀,并派胞妹玉真公主随他學道。李白能見到這個備受恩寵的道士,自然十分開心,還送上了自己的詩文供其審閱。李白器宇軒昂,資質不凡,司馬承祯一見已十分欣賞,及至看了他的詩文,更是驚歎不已,稱贊其“有仙風道骨,可與神遊八極之表”。因為他看到李白不僅儀表氣度非凡,而且才情文章也超人一等,又不汲汲于當世的榮祿仕宦,這是他幾十年來在朝在野都沒有遇見過的人才,所以他用道家最高的褒獎的話贊美他。這也就是說他有“仙根”,即有先天成仙的因素,和後來賀知章贊美他是“谪仙人”的意思差不多,都是把他看做非凡之人。這便是李白的風度和詩文的風格給予人的總的印象。

  李白為司馬承祯如此高的評價歡欣鼓舞。他決心去追求“神遊八極之表”這樣一個永生的、不朽的世界。興奮之餘,他寫成大賦《大鵬遇希有鳥賦》,以大鵬自喻,誇寫大鵬的龐大迅猛。這是李白最早名揚天下的文章。從江陵起,他開始了他鵬程萬裡的飛翔。

  李白自江陵南下,途經嶽陽,再向南去,便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之一。可是正當在洞庭湖泛舟時,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李白自蜀同來的旅伴吳指南暴病身亡(或被人毆打緻死)。李白悲痛萬分,他伏在朋友的身邊,号陶大哭,“泣盡繼之以血”。由于他哭得過于傷痛,路人聽到都為之傷心落淚。旅途上遇到這樣的不幸,真是無可奈何,李白隻好把吳指南暫時殡葬于洞庭湖邊,自己繼續東遊,決心在東南之遊以後再來搬運朋友的屍骨。李白來到了廬山,在此作下了那首脍炙人口的《望廬山瀑布》。

  李白到了六代故都金陵。此地江山雄偉,虎踞龍盤,六朝宮阙曆曆在目。這既引起李白許多感慨,也引起了他對自己所處時代的自豪感。他認為往日之都,已呈一片衰頹之氣,沒有什麼好觀賞的了,根本不及當今皇帝垂拱而治,天下呈現出的一片太平景象。金陵的霸氣雖己消亡,但金陵的兒女卻飽含深情地接待李白。當李白告别金陵時,吳姬壓酒,金陵子弟殷勤相送,頻頻舉杯勸飲,惜别之情如東流的江水,流過了人們的心頭,使人難以忘卻。李白告别金陵後,從江上前往揚州。揚州是當時的一個國際都市。李白從沒有看到過如此熱鬧的城市,與同遊諸人盤桓了一些時日。到了盛夏,李白與一些年輕的朋友“系馬垂楊下,銜杯大道邊。天邊看綠水,海上見青山”,好不惬意。到了秋天,他在淮南(治所在揚州)病倒了。卧病他鄉,思緒很多,既感歎自己建功立業的希望渺茫,又深深地思念家鄉,唯一能給他帶來點安慰的,便是遠地友人的書信。

  李白在淮南病好之後,又到了姑蘇。這裡是當年吳王夫差與美女西施日夜酣歌醉舞的地方,李白懷古有感,寫了一首詠史詩《烏栖曲》。這首詩後來得到了賀知章的贊賞,稱其“可以泣鬼神矣”。由此看來,李白的樂府詩有時雖襲用舊題,卻多别出新意。姑蘇的曆史遺迹固然引起了李白的懷古之情,美麗單純的吳姬、越女更讓李白贊美不己。在昔日西施浣紗的茑蘿山下,李白以自己的生花妙筆為現今在浣紗石上的越女留下了一幅幅優美的速寫。李白由越西歸,回到了荊門。在荊門他一呆就是三個月。雖然思鄉心切,但功業沒有一點成就,他自覺難于回轉家園。最後,他決定再度漫遊。首先,他來到洞庭湖,把吳指南的屍骨移葬到江夏(今湖北武昌)。他在江夏結識了僧行融,又從他那裡了解到孟浩然的為人,于是便去襄陽拜見孟浩然,由此寫下了著名的五律詩《贈孟浩然》不久,李白到了安陸,在小壽山中的道觀住了下來。然而,隐居于此并非長久之計,他仍然想尋找機會,以求仕進。在隐居壽山時,李白以幹谒遊說的方式結交官吏,提高自己的聲譽。李白的文才得到了武後時宰相許圉師的賞識,便将其招為孫女婿。李白與夫人許氏在離許家較近的白兆山的桃花岩下過了一段幸福美滿的婚姻生活。可是美好的夫妻生活并沒有令李白外出漫遊以圖功業的心志有所衰微減退。他以安州妻家為根據地,又幾次出遊,結識了一些官吏和貴公子,并于開元二十二年(公元734年),谒見荊州長史兼襄州刺史韓朝宗。

初進長安

  封建帝王常在冬天狩獵。唐玄宗即位後,已有過多次狩獵,每次都帶外國使臣同去,耀武揚威,以此震懾鄰國。開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玄宗又有一次狩獵,正好李白也在西遊,因上《大獵賦》,希望能博得玄宗的賞識。

  他的《大獵賦》希圖以“大道匡君,示物周博”,而“聖朝園池遐荒,殚窮六合”,幅員遼闊,境況與前代大不相同,誇耀本朝遠勝漢朝,并在結尾處宣講道教的玄埋,以契合玄宗當時崇尚道教的心情。李白西來的目的是獻賦,另外,也趁此遊覽一下長安,領略這座“萬國朝拜”的帝京風光。他居住在終南山腳下,常登臨終南山遠眺。當他登上終南山的北峰時,眼前呈現出泱泱大國的風貌。

  他深感生存在這樣的國家是不平凡的,因此頗有自豪之感。可一想到這興旺發達的帝國内部己産生了腐朽的因素,他的軒昂情緒又受到打擊。李白進長安後結識了衛尉張卿,并通過他向玉真公主獻了詩,最後兩句說“何時人少室,王母應相逢”,是祝她入道成仙。李白還在送衛尉張卿的詩中陳述自己景況很苦,希望引薦,願為朝廷效勞。由此,他一步步地接近了統治階級的上層。李白這次在長安還結識了賀知章。李白有次去紫極宮,不料竟在那裡遇見了賀知章。他早就拜讀過賀老的詩,這次相遇,自然立刻上前拜見,并呈上袖中的詩本。賀知章頗為欣賞《蜀道難》和《烏栖曲》,興奮地解下衣帶上的金龜叫人出去換酒與李白共飲。李白瑰麗的詩歌和潇灑出塵的風采令賀知章驚異萬分,竟說:“你是不是太白金星下凡到了人間?”

  一年快過去了,李白仍然作客長安,沒有機會出任,他的心情有些沮喪。好友誠意相邀,希望他同去青山之陽的别業幽居,但李白無意前往。這次去長安,抱着建功立業的理想,卻毫無着落,這使李白感到失望并有點憤懑。往王公大人門前幹谒求告,也極不得意,隻有發出“行路難,歸去來”的感歎,離開了長安。

賜金放還

  42歲的李白得到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的推薦(一說由道士吳筠引薦)到了長安,唐玄宗對李白的才華很賞識,禮遇隆重。李陽冰《草堂集序》謂:“降辇步迎,如見绮皓(秦漢間“商山四皓”之一)”。“以七寶床賜食,禦手調羹以飯之。”。但唐玄宗隻讓他供奉翰林,做自己的文學侍從。三年後被唐玄宗“賜金放還” 。三年長安生活,使李白對朝中種種腐敗、黑暗有了更多的認識。被唐玄宗“賜金放還”,是李白政治生涯的分水嶺。

  天寶元年(公元742年),由于玉真公主和賀知章的交口稱贊,玄宗看了李白的詩賦,對其十分仰慕,便召李白進宮。李白進宮朝見那天,玄宗降辇步迎,“以七寶床賜食于前,親手調羹”。玄宗問到一些當世事務,李白憑半生飽學及長期對社會的觀察,胸有成竹,對答如流。玄宗大為贊賞,随即令李白供奉翰林,職務是給皇上寫詩文娛樂,陪侍皇帝左右。玄宗每有宴請或郊遊, 必命李白侍從,利用他敏捷的詩才,賦詩紀實。雖非記功,也将其文字流傳後世,以盛況向後人誇示。李白受到玄宗如此的寵信,同僚不勝豔羨,但也有人因此而産生了嫉恨之心。

  在長安時,李白除了供奉翰林、陪侍君王之外,也經常在長安市上行走。他發現國家在繁榮的景象中,正蘊藏着深重的危機,那便是最能夠接近皇帝的專橫的宦官和驕縱的外戚。他們如烏雲一般籠罩着長安,籠罩着中國,給李白以強烈的壓抑感。

  與此同時, 李白放浪形骸的行為又被翰林學士張坦所诽謗,兩人之間産生了一些嫌隙。

  朝政的腐敗、同僚的诋毀, 使李白不勝感慨。他寫了一首《翰林讀書言懷呈集賢諸學士》表示有意歸山。誰料就在此時,倒被賜金放還,這似乎令李白感到非常意外。這次被賜金放還似乎是李白說了不合時宜的話。

再次遠行

  天寶三年(公元744年)的夏天,李白到了東都洛陽。在這裡,他遇到蹭蹬的杜甫。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兩位詩人見面了。此時,李白已名揚全國,而杜甫風華正茂,卻困守洛城。李白比杜甫年長十一歲,但他并沒有以自己的才名在杜甫面前倨傲;而“性豪業嗜酒”、“結交皆老蒼”的杜甫,也沒有在李白面前一味低頭稱頌。兩人以平等的身份,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在洛陽時,他們約好下次在梁宋(今開封、商丘一帶)會面,訪道求仙。

  同年秋天,兩人如約到了梁宋。兩人在此抒懷遣興,借古評今。他們還在這裡遇到了詩人高适,高适此時也還沒有祿位。然而,三人各有大志,理想相同。三人暢遊甚歡,評文論詩,縱談天下大勢,都為國家的隐患而擔憂。這時的李杜都值壯年,此次兩人在創作上的切磋對他們今後産生了積極影響。

  這年的秋冬之際,李杜又一次分手,各自尋找道教的師承去造真箓(道教的秘文)、授道箓去了。李白到齊州(今山東濟南一帶)紫極宮清道士高天師如貴授道簏,從此他算是正式履行了道教儀式,成為道士。其後李白又赴德州安陵縣,遇見這一帶善寫符篆的蓋寮,為他造了真寰。此次的求仙訪道,李白得到了完滿的結果。

  天寶四年(公元745年)秋天,李白與杜甫在東魯第三次會見。短短一年多的時間,他們兩次相約,三次會見,知交之情不斷加深。他們一道尋訪隐士高人,也偕同去齊州拜訪過當時馳名天下的文章家、書法家李邕。就在這年冬天,兩人分手,李白準備重訪江東。

  李白離開東魯,便從任城乘船,沿運河到了揚州。由于急着去會稽會見元丹丘,也就沒有多滞留。到了會稽,李白首先去憑吊過世的賀知章。不久,孔巢文也到了會稽,于是李白和元丹丘、孔巢文暢遊禹穴、蘭亭等曆史遺迹,泛舟鏡湖,往來剡溪等處,徜徉山水之中,即興描寫了這一帶的秀麗山川和曆史底蘊。在金陵,李白遇見了崔成甫。兩人都是政治上的失意者,情懷更加相投。每次遊玩時,都盡情暢遊,不計早晚。他們泛舟秦淮河,通宵達旦地唱歌,引得兩岸人家不勝驚異,拍手為他們助興。兩人由于性格相投、遭遇相似,所以比之一般朋友更為默契,友情更深厚,因而李白把崔成甫的詩系在衣服上,每當想念,便吟誦一番。

應邀入幕

  天寶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亂爆發,李白避居廬山。那時,他的胸中始終存在着退隐與濟世兩種矛盾的思想。永王李璘恰在此時出師東巡,李白應邀入幕。李白入幕後,力勸永王勤王滅賊,而對于政治上的無遠見,他也作過自我檢讨。同在江南的蕭穎士、孔巢文、劉晏也曾被永王所邀而拒不參加,以此免禍,李白在這點上顯然不及他們。永王不久即敗北,李白也因之被系浔陽獄。這時崔渙宣慰江南,收羅人才。李白上詩求救,夫人宗氏也為他啼泣求援。将吳兵三千軍駐紮在浔陽的宋若思,把李白從監牢中解救出來,并讓他參加了幕府。李白成為宋若思的幕僚,為宋寫過一些文表,并跟随他到了武昌。李白在宋若思幕下很受重視,并以宋的名義再次向朝廷推薦,希望再度能得到朝廷的任用。但不知什麼原因,後來不但未見任用,反被長流夜郎(今貴州桐梓),完全出乎意料。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冬,李白由浔陽道前往流放之所——夜郎。因為所判的罪是長流,即将一去不返,而李白此時已屆暮年,“夜郎萬裡道,西上令人老”,不由更覺憂傷。

重病而逝

  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李白行至巫山,朝廷因關中遭遇大旱,宣布大赦,規定死者從流,流以下完全赦免。這樣,李白經過長期的輾轉流離,終于獲得了自由。他随即順着長江疾駛而下,而那首著名的《早發白帝城》最能反映他當時的心情。到了江夏,由于老友良宰正在當地做太守,李白便逗留了一陣。乾元二年,李白應友人之邀,再次與被谪貶的賈至泛舟賞月于洞庭之上,發思古之幽情,賦詩抒懷。不久,又回到宣城、金陵舊遊之地。差不多有兩年的時間,他往來于兩地之間,仍然依人為生。上元二年,已六十出頭的李白因病返回金陵。在金陵,他的生活相當窘迫,不得已隻好投奔了在當塗做縣令的族叔李陽冰。上元三年(公元762年),李白病重,在病榻上把手稿交給了李陽冰,賦《臨終歌》而與世長辭,終年六十一歲。

  李白一生不以功名顯露,卻高自期許,不畏權力,藐視權貴,曾流傳着“力士脫靴”“貴妃捧硯”“禦手調羹”“龍巾拭吐”的故事。肆無忌憚地嘲笑以政治權力為中心的等級秩序,批判當時腐敗的政治現象,以大膽反抗的姿态,推進了盛唐文化中的英雄主義精神。李白反權貴的思想意識,是随着他的生活實踐的豐富而日益成熟起來的。在早期,主要表現為“不屈己、不幹人”、“平交王侯”的平等要求,正如他在詩中所說:“昔在長安醉花柳,五侯七貴同杯酒。氣岸遙淩豪士前,風流肯落他人後!”(《流夜郎贈辛判官》) “揄揚九重萬乘主,谑浪赤墀青瑣賢。”(《玉壺吟》)他有時也發出輕蔑權貴的豪語,如“黃金白璧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憶舊遊寄谯郡元參軍》)等,但主要還是表現内心中的高傲。而随着對高層權力集團實際情況的了解,他進一步揭示了百姓基層和權貴的對立:“珠玉買歌笑,糟糠養賢才。”(《古風》第十五)“梧桐巢燕雀,枳棘栖鴛鴦。”(《古風》第三十九)并對因谄事帝王而竊據權位者的醜态極盡嘲諷之能事,如:“大車揚飛塵,亭午暗阡陌。中貴多黃金,連雲開甲宅。路逢鬥雞者,冠蓋何輝赫。鼻息幹虹霓,行人皆怵惕。世無洗耳翁,誰知堯與跖!”而在《夢遊天姥吟留别》中,他發出了最響亮的呼聲: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顔!”這個藝術概括在李白詩歌中的意義,正如同杜甫的名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自京赴奉先詠懷五百字》)在杜詩中一樣重要。

  在天寶末日益惡化的政治形勢下,李白又把反權貴和廣泛的社會批判聯系起來。如《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君不見李北海,英風豪氣今何在?君不見裴尚書,土墳三尺蒿棘居。少年早欲五湖去,見此彌将鐘鼎疏。為屈死的賢士仗義抗争。(《行路難》):君不見,昔時燕家重郭隗,擁篲折節無嫌猜。劇辛樂毅感恩分,輸肝剖膽效英才。昭王白骨萦蔓草,誰人更掃黃金台?表達了詩人不被重用而産生對朝廷的失望和氣憤。在《書情贈蔡舍人雄》、《古風》第五十一、《登高丘望遠海》等詩中,李白甚至借古諷今,對玄宗本人提出了尖銳的斥責。總之,可以說他把唐詩中反權貴的主題發揮到了淋漓酣暢的地步。任華說李白“數十年為客,未嘗一日低顔色”(《雜言寄李白》),這種在權貴面前毫不屈服、為維護自我尊嚴而勇于反抗的意識,是魏晉以來重視個人價值和重氣骨傳統的重要内容,李白正是在新的曆史條件下繼承和發揚了這一優秀傳統而成為詩壇巨星的。

  他永不安于寂寞和孤獨,如《月下獨酌》其一,表明了隻有充溢着生命活力的詩人才能發出如此的奇思妙想。他有一首《短歌行》,詩中構想道:“吾欲攬六龍,回車挂扶桑。北鬥酌美酒,勸龍各一觞。富貴非所願,為人駐頹光。”這裡沒有嗟老歎卑的哀惋,卻用“勸酒”的天真想象表達了對人生的無限依戀之情。這些詩篇以其純真的情趣,感召着被庸俗的生活所淹沒了的美好的人性,并因此而獲得永久的魅力。

  李白對大自然有着強烈的感受力,他善于把自己的個性融化到自然景物中去,使他筆下的山水丘壑也無不具有理想化的色彩。他在《日出入行》詩中說:“吾将囊括大塊,浩然與溟涬同科。”又說:“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李白具有英風豪氣,又追求單純高潔的心境,這些不同的性格側面也就形成了他的山水意境的兩大類型:一類是在氣勢磅礴的高山大川中突出力的美、運動的美,在壯美的意境中抒發豪情壯思;另一類則着意追求光明澄澈之美,在秀麗的意境中表現纖塵不染的天真情懷。例如他筆下的黃河、長江,奔騰咆哮,一瀉千裡:“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将進酒》);“黃河萬裡觸山動,盤渦毂轉秦地雷……巨靈咆哮擘兩山,洪波噴流射東海”(《西嶽雲台歌送丹丘子》);“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還。“黃雲萬裡動風色,白波九道流雪山”(《廬山謠寄盧侍禦虛舟》);“海神來過惡風回,浪打天門石壁開。浙江八月何如此,濤似連山噴雪來”(《橫江詞》)。他筆下的山峰高聳峻拔,峥嵘奇峭:“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絕壁”(《蜀道難》);“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天台一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夢遊天姥吟留别》)。他用胸中之豪氣賦予山水以崇高的美感,他對自然偉力的讴歌,也是對高瞻遠矚、奮鬥不息的人生理想的禮贊,超凡的自然意象是和傲岸的英雄性格渾然一體的。

  同時,李白又寫了許多具有晶瑩透剔的優美意境的山水詩。例如“人遊月邊去,舟在空中行”(《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人乘海上月,帆落湖中天”(《尋陽送弟昌岠鄱陽司馬作》);“月随碧山轉,水合青山流。杳如星河上,但覺雲林幽”(《月夜江行寄崔員外宗之》);“金陵夜寂涼風發,獨上西樓望吳越。白雲映水搖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金陵城西樓月下吟》)等。這些詩以明朗純淨取勝。李白的山水詩與其說是對自然形貌的逼真描繪,不如說是按詩人個性被改造和理想化了的圖景。他隻求把握整體的氣勢或氛圍,憑倏來飙起的感興潑墨寫意,而略去具體的細節,甚至連觀照景物的視覺轉移的順序也往往毫不在意。李白的山水詩又是無往而不抒情的,他善于把山水物色和特定的情緒滲透、交融在一起,在“景”的形勢和“情”的特征之間有着“同構互感”的微妙的呼應關系。例如《送友人》: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此地一為别,孤蓬萬裡征。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詩中的“浮雲”、“落日”,既是眼前景,又是古詩中有着特定情感内容的比興意象,意謂遊子一去如浮雲飄泊無止,故人惜别又似落日依依,緣情布景而不留鑿痕。又如“雲歸碧海夕,雁沒青天時。相失各萬裡,茫然空爾思”(《秋日魯郡堯祠亭上宴别杜補阙範侍禦》),首兩句既點明了季節和時辰,又用“雲”和“雁”的意象喻指離别和遠行。此外如“有時白雲起,天際自舒卷。 心中與之然,托興每不淺”(《望終南山寄紫閣隐者》),“請君試問東流水,别意與之誰短長”(《金陵酒肆留别》),“西輝逐流水,蕩漾遊子情”(《遊南陽清泠泉》)等。

  李白自由解放的思想情操和具有平民傾向的個性,還使他能更深入地開掘社會生活中的各種人情美。這裡有對和平生活的向往之情,如《子夜吳歌》其三: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有對勞動生活的贊美之情,如《秋浦歌》十四:“爐火照天地,紅星亂紫煙。赧郎明月夜,歌曲動寒川。”所有這些詩篇,都無不是以理想的光輪使日常生活題材煥發出詩意的豐采。 李白實在是中國詩人中的遊俠。這位偉大的漂泊者用他的雙腳和詩筆豐富了大唐的山水他的大筆橫掃,狂飙突進,于是,洞庭煙波、赤壁風雲、蜀道猿啼、浩蕩江河,全都一下子飛揚起來。在詩中,詩人靈動飛揚,豪氣縱橫,像天上的雲氣;他神遊八極,自由馳騁,像原野上的奔馳的駿馬。在詩裡,詩人一掃世俗的塵埃,完全恢複了他仙人的姿态:上窮碧落下黃泉。他的浪漫、癫狂、愛恨情仇,寂寞與痛苦、夢與醒,他的豪氣義氣,他的漂泊,全都達于極端。

  他的詩歌創作帶有強烈的主觀色彩,主要側重抒寫豪邁氣概和激昂情懷,很少對客觀事物和具體時間做細緻的描述。灑脫不羁的氣質、傲視獨立的人格、易于觸動而又易爆發的強烈情感,形成了李白詩抒情方式的鮮明特點。他一旦感情興發,就毫無節制的奔湧而出,宛若天際的狂飙和噴溢的火山。他的想象奇特,常有異乎尋常的銜接,随情思流動而變化萬端。

大事年譜

701年(武則天長安元年)李白出生。

705年 (中宗神龍元年)李白五歲。發蒙讀書始于是年。

711年(睿宗景雲元年)李白十歲。攻讀《詩》、《書》及諸子百家。

715年(開元三年)李白十五歲。已有詩賦多首,并得到一些社會名流的推崇與獎掖,開始從事社會幹谒活動。亦開始接受道家思想的影響,好劍術,喜任俠。

718年(開元六年)李白十八歲。隐居戴天山(又名大匡山,在今四川省江油縣内)讀書。往來于旁郡,先後出遊江油、劍閣、梓州(州治在今四川省境内)等地。

720年(開元八年)李白二十歲。出遊成都、峨嵋山。谒颋于成都。颋甚贊其才,複勵之以學。

721年(開元九年)李白二十一歲。春歸家昌明。此後三年均在匡山讀書。

724年(開元十二年)李白二十四歲。離開故鄉而踏上遠遊的征途。再遊成都、峨眉山,然後舟行東下至渝州(今重慶市)。

725年〔開元十三年)李白二十五歲。春三月自三峽東下。經荊門山至江陵(今湖北省江陵縣)。在江陵與當時著名的道士司馬承祯相遇。夏遊洞庭(在今湖南省境内)、廬山(在今江西省境内)。秋遊金陵(即今江蘇省南京市)。

726年(開元十四年)李白二十六歲。春往會稽。秋,病卧揚州。冬,北遊汝州(今河南省臨汝縣),至安陸(今湖北省安陸縣)。途經陳州時與李邕相識。結識孟浩然。

727年(開元十五年)李白二十七歲。居于安陸壽山,與故宰相許圉師之孫女結婚,遂家于安陸。

728年(開元十六年)李白二十八歲。早春,出遊江夏(今湖北省武漢市),與孟浩然相會于斯。

730年(開元十八年)李白三十歲。春在安陸。前此曾多次谒見本州裴長史,因遭人讒謗,終為所拒。初夏,往長安,渴宰相說,并結識其子張相。寓居終南山玉真公主(玄宗禦妹)别館。又曾谒見其它王公大臣,均無結果。暮秋遊邢州(在長安之西)。冬遊坊州(在長安之北)。

731年(開元十九年)李白三十一歲。窮愁潦倒于長安,自暴自棄,與長安市井無賴之徒交往,初夏,離長安,經開封(今河南省開封市),到宋城(今河南省商丘市)。秋到篙山,戀故友元丹丘的山居所在,遂有隐居之意。暮秋,滞留洛陽。

732年(開元二十年)李白三十二歲。自春曆夏在洛陽,與元演、崔成甫結識。秋,自洛陽返安陸。途經南陽(今河南省南陽市),結識崔宗之。冬,元演自洛陽到安陸相訪,二人同遊随州(今湖北省随縣)。歲未,歸家安陸。

733年(開元二十一年)李白三十三歲。構石室于安陸白兆山桃花岩。開山田,日以耕種、讀書為生活。

734年(開元二十二年)李白首至兖州,初識杜甫,兩人一面,即親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在兖州結下了深厚友誼,雙曜相會,成文壇千古佳話。開元24年,李白攜婦将自安陸移家東魯兖州。

李白移家兖州後,将家庭安置兖州治所瑕丘(今兖州)城的東門之外,即李白所謂的“魯門東”和“沙丘城下”,随即入編瑕丘戶籍,占籍瑕丘,并得到了瑕丘官府所分給的田地。

736年(開元二十四年)李白三十六歲。春在太原,曾北遊雁門關(今山西省代縣)。南下洛陽與元丹丘相逢。秋,至篙山元丘處,結識岑勳。南返途經襄陽時,與孟浩然再會。是年杜甫二十五歲。在齊魯燕趙一帶漫遊。

738年(開元二十六年)李白三十八歲。春,又出遊南陽、篙山(元丘的居所)、陳州、楚州(今江蘇省淮安縣)。

739年(開元二十七年)李白三十九歲。春至初夏,在安宜(今江蘇省寶應縣)。夏,漫遊于吳地(今江蘇省蘇州市)一帶。秋,逆長江西上,經當塗(今安徽當塗縣),至巴陵(今湖南省嶽陽縣),适逢王昌齡被貶谪嶺南(今廣東省、廣西壯族自治區一帶),二人會晤。冬,自巴陵歸安陸。

741年(開元二十九年)李白四十一歲。居東魯,與韓淮、裴政、孔巢父、張叔明、陶河等隐于徂徕山(音cúlaí,在今山東省泰安市境内),縱酒酣歌,号稱“竹溪六逸”。又以學道為事,意欲出遊越地。

742年(玄宗天寶元年)李白四十二歲。四月,遊泰山。夏,與子女一道至南陵(今安省南陵縣),欲遊越中。玄宗征召入京,返南陵。秋,赴長安。與太子賓客相遇,賀以“谪仙人”稱之,複推薦于朝廷,得玄宗優遇,命為翰林院供奉。

743年(天寶二年)李白四十三歲。诏翰林院。初春,玄宗于宮中行樂,李白奉诏作《官中行樂詞》,賜宮錦袍。暮春,興慶池牡丹盛開,玄宗與楊玉環同賞,李白又奉诏作《清平調》。對禦用文人生活日漸厭倦,始縱酒以自昏穢。與賀知章等人結“酒中人仙”之遊,玄宗呼之不朝。嘗奉诏醉中起草诏書,引足令高力士脫靴,宮中人恨之,讒謗于玄宗,玄宗疏之。

744年(天寶三年)李白四十四歲。春正月,送賀知章歸越。三月,自知不為朝廷所用,上書請還山,賜金,離長安而去。初夏,與杜甫識于洛陽。旋往開封、商丘,請北海高天師授其道,決心遁入方外。秋,與高适、杜甫共遊梁宋(在今河南省開封市、商丘市)。冬,北往安陵(唐屬平原郡,在今河北省吳橋縣北),乞蓋寰為造真(道教的秘籍),由高天師如貴道士授錄濟南(今山東省濟南市)的道觀紫極宮。成為一個真正的道士,還歸任城。

745年(天寶四年)李白四十五歲。春在任城。杜甫來東相方。二人同遊于任城一帶。夏,與高适、杜甫同渴北海太守李邕于濟南。秋,與杜甫複會于郡(今山東省曲阜市),二人同遊甚密。秋冬,在魯郡别杜甫,遊金鄉(今山東省金鄉縣)、單父(今山東省單縣)。

746年(天寶五年)李白四十六歲。春,遊魯郡。卧病任城甚久。秋,病愈,又遊于魯郡。是年自春以來屢有南遊之念,終于秋末啟程。至宋城,又遊梁園(漢梁孝王所造的一座的禦苑,又名兔園),旋到揚州。

747年(天寶六年)李白四十七歲。在路上遇崔成甫。往會稽吊賀知章。登天台山(在今浙江天台縣)。冬返金陵,此後二年,留居金陵。

748年(天寶七年)李白四十八歲。春在金陵,夏至楊州,秋遊霍山(今安徽省六安縣南),冬到廬江(今安徽廬江縣),谒見江太守昊王李抵。

751年(天寶十年)李白五十一歲。春在任城。秋滞留在高鳳(後漢的隐士)石門山(又名西塘山,在今河南省葉縣西南)元丹丘居處。秋末,自開封北遊幽州(今北京市),經河北道、邺郡(今河南省安陽市)。

752年(天寶十一年)李白五十二歲。北上途中,遊廣平郡(今河北省南部),拜訪侄子李聿清漳縣(今廣平縣)令。沿途留連。十月,抵達範陽郡(即幽州,今北京市)。初識安祿山跋啟與邊地戰事之真相,頗感危險,即離範陽而去。

753年(天寶十二年)李白五十三歲。早春,自範陽南下魏郡(今河北省魏縣東),遊西河郡(今山西省汾陽縣),繼續沿汾水南下,入潼關(關所在今陝西省,為洛陽與長安之問的要地),登西嶽華山。至曆陽(今安徽省和縣)橫江浦渡長江。秋,又南下遊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句溪、敬亭山等地。

755年(天寶十四年)李白五十五歲。夏遊當塗。秋遊秋浦(今安徽省貴池縣),冬返宣城。旋至金陵,獲安祿山亂。門人武谔許去魯中(今山東省)接其子女南下。分别後,自往宋城接其妻宗氏。

756年(肅宗至德元年)李白五十六歲。歲初,與妻子宗氏一道南奔避難。春在當塗。旋聞洛陽失陷,中原橫潰,乃自當塗返宣城,避難刻中(今浙江省膝縣)。至漂陽(今江蘇省灤陽縣),與張旭相遇。夏至越中。聞郭子儀、李光弼在河北大勝,又返金陵。秋,聞玄宗奔蜀,遂沿長江西上,入廬山屏風疊隐居,永王數次下達聘書,幾經猶豫,終于決定下山入其幕府。

757年(至德二年)李白五十七歲。正月,在永王軍營,作組詩《永王東巡歌》。永王兵敗丹陽,李白自丹陽南逃。旋被縛入尋陽獄中。妻宗氏為救其四處奔走。江南宣慰使崔渙與禦史中承相宋若思極力救之,乃獲釋。宋若思辟白為軍幕參謀,以掌軍中文書事務。并随宋若思一同至武昌(今湖北省鄂城縣)。九月,病卧宿松(今安徽省宿松縣)。曾兩次贈詩宰相張鎬求救。終以參加永王東巡而被判罪長流夜郎。

758年(肅宗乾元元年)李白五十八歲。李白自尋陽出發,開始長流夜郎,妻弟宗嫌相送。春末夏初。途經西塞驿(今武昌縣東),至江夏,訪李邕故居,登黃鶴樓,眺望鹦鹉洲。秋至江陵,冬入三峽。

760年(肅宗上元元年)李白六十歲。春由洞庭返江夏。秋至尋陽,再登廬山。決意遊仙學道以度餘年。冬在建昌(今江西省修水縣西北)。歲末至豫章(今江西省南昌市)。

761年(上元二年)李白六十一歲。流落江南的金陵一帶。靠人赈濟為生,聞史朝義勢力複盛,李光弼派兵鎮壓,再次請纓入其軍幕,但因病而半道還。冬初,寄宿于當塗縣令(縣知事)李陽冰處。曾出遊曆陽,旋歸當塗,卧病于斯。

762年(代宗寶應元年)李白六十二歲。早春,卧病當塗。晚春三月,作最後的一次旅行,遊宣城、南陵。秋歸當塗,病況日下,自知無望。而李陽冰又退隐在即,欲走無路,精神失常。臨終之際,将平生所著托李陽冰。十一月,卒于當塗,有絕筆《臨終歌》一首。

據邵康節《紫微鬥數》的記載 李白生于丙辰年十一月初十日午時 不是辛醜年。

成就
詩詞成就

李白的樂府、歌行及絕句成就為最高。其歌行,完全打破詩歌創作的一切固有格式,空無依傍,筆法多端,達到了任随性之而變幻莫測、搖曳多姿的神奇境界。李白的絕句自然明快,飄逸潇灑,能以簡潔明快的語言表達出無盡的情思。在盛唐詩人中,王維、孟浩然長于五絕,王昌齡等七絕寫得很好,兼長五絕與七絕而且同臻極境的,隻有李白一人。

  李白的詩雄奇飄逸,藝術成就極高。他讴歌祖國山河與美麗的自然風光,風格雄奇奔放,俊逸清新,富有浪漫主義精神,達到了内容與藝術的完美統一。他被賀知章稱為“谪仙人”,其詩大多為描寫山水和抒發内心的情感為主。李白的詩具有“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的藝術魅力,這也是他的詩歌中最鮮明的藝術特色。李白的詩富于自我表現的主觀抒情色彩十分濃烈,感情的表達具有一種排山倒海、一瀉千裡的氣勢。他與杜甫并稱為“大李杜”,(李商隐與杜牧并稱為“小李杜”)。

  李白詩中常将想象、誇張、比喻、拟人等手法綜合運用,從而造成神奇異彩、瑰麗動人的意境,這就是李白的浪漫主義詩作給人以豪邁奔放、飄逸若仙的原因所在。

  李白的詩歌對後代産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中唐的韓愈、孟郊、李賀,宋代的蘇轼、陸遊、辛棄疾,明清的高啟、楊慎、龔自珍等著名詩人,都受到李白詩歌的巨大影響。

詩詞風格

  豪邁奔放,清新飄逸,想象豐富,意境奇妙,語言奇妙,浪漫主義,立意清晰。

  李白生活在盛唐時期,他性格豪邁,熱愛祖國山河,遊蹤遍及南北各地,寫出大量贊美名山大川的壯麗詩篇。他的詩,既豪邁奔放,又清新飄逸,而且想象豐富,意境奇妙,語言輕快,人們稱他為“詩仙”。

  李白的詩歌不僅具有典型的浪漫主義精神,而且從形象塑造、素材攝取、到體裁選擇和各種藝術手法的運用,無不具有典型的浪漫主義藝術特征。

  李白成功地在中塑造自我,強烈地表現自我,突出抒情主人公的獨特個性,因而他的詩歌具有鮮明的浪漫主義特色。他喜歡采用雄奇的形象表現自我,在詩中毫不掩飾、也不加節制地抒發感情,表現他的喜怒哀樂。對權豪勢要,他“手持一枝菊,調笑二千石”(《醉後寄崔侍禦》二首之一);看到勞動人民艱辛勞作時,他“心摧淚如雨”。當社稷傾覆、民生塗炭時,他“過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劍擊前柱,悲歌難重論”(《南奔書懷》),那樣慷慨激昂;與朋友開懷暢飲時,“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複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山中與幽人對酌》),又是那樣天真直率。總之,他的詩活脫脫地表現了他豪放不羁的性格和倜(俶)傥不群的形象。

  豪放是李白詩歌的主要特征。除了思想性格才情遭際諸因素外,李白詩歌采用的藝術表現手法和體裁結構也是形成他豪放飄逸風格的重要原因。善于憑借想象,以主觀現客觀是李白詩歌浪漫主義藝術手法的重要特征。幾乎篇篇有想象,甚至有的通篇運用多種多樣的想象。現實事物、自然景觀、神話傳說、曆史典故、夢中幻境,無不成為他想象的媒介。常借助想象,超越時空,将現實與夢境、仙境,把自然界與人類社會交織一起,再現客觀現實。他筆下的形象不是客觀現實的直接反映,而是其内心主觀世界的外化,藝術的真實。

  李白詩歌的浪漫主義藝術手法之一是把拟人與比喻巧妙地結合起來,移情于物,将物比人。

  李白詩歌的另一個浪漫主義藝術手法是抓住事情的某一特點,在生活真實的基礎上,加以大膽的想象誇張。他的誇張不僅想象奇特,而且總是與具體事物相結合,誇張得那麼自然,不露痕迹;那麼大膽,又真實可信,起到突出形象、強化感情的作用。有時他還把大膽的誇張與鮮明的對比結合起來,通過加大藝術反差,加強藝術效果。

  李白最擅長的體裁是七言歌行和絕句。李白的七言歌行又采用了大開大合、跳躍宕蕩的結構。詩的開頭常突兀如狂飙驟起,而詩的中間形象轉換倏忽,往往省略過渡照應,似無迹可循,詩的結尾多在感情高潮處戛然而止。

  李白的五七言絕句,更多地代表了他的詩歌清新明麗的風格。如《早發白帝城》、《送孟浩然之廣陵》、《靜夜思》等,妙在“隻眼前景、口頭語、而有弦外音、味外味,使人神遠。”(《說詩晬語》上)

  李白詩歌的語言,有的清新如同口語,有的豪放,不拘聲律,近于散文,但都統一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自然美之中。這和他自覺地追求自然美有關。他繼承陳子昂的文學主張,以恢複詩騷傳統為已任,曾說“梁陳以來,豔薄斯極,沈休文又尚以聲律,将複古道,非我而誰欤?”(孟棨《本事詩·高逸》)他崇尚“清真”,諷刺“雕蟲喪天真”的醜女效颦,邯鄲學步。他的詩歌語言的自然美又是他認真學習民歌明白通俗的特點的結果,明白如話,通俗生動。

書法

  《上陽台帖》為李白書自詠四言行草詩,也是其唯一傳世的書法真迹。紙本,縱28.5厘米,橫38.1厘米。草書5行,共25字。款署“太白”二字。引首清高宗弘曆楷書題“青蓮逸翰”四字,正文右上宋徽宗趙佶瘦金書題簽:“唐李太白上陽台”七字。

  後紙有宋徽宗趙佶,元張晏、杜本、歐陽玄、王馀慶、危素、驺魯,清乾隆皇帝題跋和觀款。卷前後钤有宋趙孟堅“子固”、“彜齋”、賈似道“秋壑圖書”,元“張晏私印”、“歐陽玄印”以及明項元汴,清梁清标、安岐、清内府,近代張伯駒等鑒藏印。

道術

  李白從少年時起,常去戴天山尋找道觀的道士談論道經。後來,他與一位号為東岩子的隐者隐居于岷山,潛心學習。他們在自己居住的山林裡,飼養了許多奇禽異鳥,做了動物飼養員。這些美麗而馴良的鳥兒,由于飼養慣了,定時飛來求食,好像能聽懂人的語言似的,一聲呼喚,便從四處飛落階前,甚至可以在人的手裡啄食谷粒,一點都不害怕。這件事被傳作奇聞,最後竟使綿州刺史親自到山中觀看鳥兒們的就食情況。這位刺史見他們能指揮鳥類的行動,認定他們有道術,便想推薦二人去參加道科的考試。可是,二人都婉言拒絕了。當時有名的縱橫家趙蕤也是李白的好友,此人于開元四年(公元716年)就著成了《長短經》十卷。那時李白才十五歲。趙蕤這部博考六經異同、分析天下形勢、講求興亡治亂之道的縱橫家式的著作引起了李白極大的興趣。他以後一心要建功立業,喜談王霸之道,也正是受到這部書的影響。

劍術

  李白不僅文采斐然,其劍術亦是十分高明。他“十五好劍術”,“劍術自通達”。造詣非同一般。李白的詩,裴旻的劍術,張旭的草書合稱唐朝“三絕”。雖然“三絕”中沒有李白的劍術,但其劍術之高卻僅位于裴旻之下,居唐朝第二。

  據統計,《全唐詩》李白詩中“劍”字共出現了107次,除去作為地名的“劍閣”3次,“劍壁”1次,武器之“劍”猶有103次之多。屬于劍的“铗”出現了1次、“吳鈎”1次、“吳鴻”1次、“湛盧”1次、“幹将”1次、“莫邪”1次、“青萍”2次、“秋蓮”2次、“霜雪”2次、“匕首”3次、“龍泉”4次。總計,“劍”共出現了118次(統計時把“吳鈎霜雪明”,“空餘湛盧劍”,“劍花秋蓮光出匣”,“拙妻莫邪劍”,“吾家青萍劍”分别計做1次),分布在106首詩中,約占全詩總數的10%。可見,李白是多麼地鐘情于劍了。

相關作品 全部作品